以评促建、以评促改、以评促管、以评促强
本科教育教学审核评估网
首页 - 特色工作

《中国教育报》头版头条对学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邹芳芳老师的先进事迹进行深入报道

来源: 添加时间: 2023-07-09

       7月5日,《中国教育报》头版头条以“她把思政课上到人生终点——追记大连艺术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邹芳芳”为题,对学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邹芳芳老师的先进事迹进行深入报道。

       她把思政课上到人生终点

       追记大连艺术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邹芳芳

       同事说:

       “芳芳是离学生最近的老师,她了解学生,学生也信任她。”

       学生说:

       “她把晦涩难懂的知识点融进一个个小案例,让我们在轻松和谐的氛围中消化理解。”

       儿子说:

       “妈妈如果上天给我一个愿望,哪怕只是一秒,哪怕只能和我一起读一会儿英语,那也是无比珍贵的,下一世我还是您儿。”

 

       2023年4月,大连艺术学院思政理论课教研室被评为辽宁省“三八红旗集体”的消息传来,教研室的教师们一阵欢呼。然而,在高兴之余,大家沉默良久。这份荣誉,不仅属于教研室,属于每名教师,还属于邹芳芳,可惜她再也看不到了。2022年5月14日,大连艺术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邹芳芳的生命之钟停在了她41岁的年华。

       病榻上,支架上的电脑页面显示着备课教案,旁边放着学生名册,各种资料摊了半张床,电脑屏幕一侧还不停地闪动着学生向她咨询问题的留言。这是邹芳芳最后时刻留下的画面。她用生命作杖,把思政课上到人生的终点;用生命作烛,为“拔节孕穗期”的学生照路;用生命作笔,刻画了一个思政课教师为人师表、立德树人的生动形象。

       “一个老师的生命属于讲台,上课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生命可贵,生死事大。与死神对峙,最能考量一个人生命的高度。为人师,心系讲台,不惜生命。

       邹芳芳出生在辽宁省庄河市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上学期间一直品学兼优,硕士毕业后她如愿成为大连艺术学院的一名思政课教师。从此,她把生命无私奉献给了教育事业。

       2019年11月是她任教的第14个年头。例行体检时,医生发现她乳腺有问题,叮嘱她去医院复查,她没有在意。她是教学骨干,一心扑在教学上,风风火火地工作,舍不得花时间去医院。半年过后,病魔悄悄地威逼着她的生命。

       2020年5月,邹芳芳感到身体极度不适,在被多次催促下去医院做了检查,确诊为乳腺癌,并已转移到淋巴系统,癌变已到晚期,必须尽快手术。

       对于邹芳芳来说,这无异于晴天霹雳。她深爱着自己的岗位,视教师职责和育人使命高于一切。她深知,一旦手术就意味着将离开讲台,也可能再也回不到心爱的讲台。

       那夜,她跟丈夫谈了很久,最后商定暂不做手术,照常工作,“干好人生的最后一程”。丈夫哭了,她也哭了。

她与死神抗争,竭尽全力工作,但这时病情也在加剧恶化。2020年10月,邹芳芳做了乳腺切除和腋窝淋巴结清扫手术。她放不下没上完的课,牵挂着那些没做完的事,手术后两天,就坚决要求出院了。

       出院第三天,领导和同事们去看望邹芳芳,她依旧言笑晏晏。大连艺术学院概论教研室主任武晓霞告诉她,课程已作了安排,让她安心休养。她却说:“小手术,放心,我能行。”

10月31日,手术后的第七天,她回到了学校、回到了讲台。课堂上,她深情讲述着思政课实践教学剧目的内容,她从夏明翰讲到焦裕禄、郭永怀、孙家栋,讲到大国工匠、讲到塞罕坝,一代代英模的伟大精神感染着她自己,也深深打动着学生。这节课她讲得入情入理、激情澎湃,学生们听得入脑入心、热泪盈眶,谁也没有感觉到她是刚动过手术的癌症病人。

翻开邹芳芳2020年的个人工作总结,有这样一串数字:上学期,完成4个本科教学大班16周授课;下学期,完成2个本科教学大班16周授课、2个专科教学大班3周授课,全年超额完成教学工作量。年内申报1项省级课题、1项校级课题,完成1项省级课题、4项校级课题,撰写书稿“三个课堂整体联动”章节,编写了教学案例“永远的郭永怀”。

       这一年,她经历了病情恶化、深度恶化和切除手术,时时承受病痛折磨,但依然毫不懈怠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2021年初春,邹芳芳利用寒假做了化疗,又生机勃勃地站在讲台上。这时,厄运又向她袭来。4月20日,经过复查,确诊癌细胞脑转移。她瞒着领导,忍着化疗带来的痛苦,完成了这个学期所有的教学科研任务。

       2021年暑假,辽宁在丹东召开“庆祝建党100周年高校新时代思政课改革创新研讨会”,邹芳芳多次请求,争取到了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5天的学习研讨,她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病人, 以极大的热情参加了全部活动,也把一项项内容印在了心里。

       暑假结束后,教研室研究让她离职休养,可她坚决不同意,流着泪说:“一个老师的生命属于讲台,只要上课就是我最大的快乐、就是我最好的治疗方式,只要让我跟学生在一起、跟老师们在一起,我的病就会好得更快。”领导和老师们被她感动得掉下了眼泪,教研室党支部书记张朝霞说:“我们无法拒绝这样一个老师的请求,也无法不满足一个身患绝症同事的愿望。我们再次减少了她的工作量,同意她继续上课。”

       2021年12月28日,邹芳芳上交了教师生涯的最后一份年度工作总结。在这份3000字总结中,她记录了教学科研完成情况,做了详细的数据统计;探索了网上教学的经验,谈了三条体会;对自己进行了全面反思,找出了四点不足;对下一步工作提出了做到“四个多”打算;她对自己的工作评价只写了一句话:“保质保量完成了本年度的教学任务。”

       2022年寒假,邹芳芳在家人陪同下,到上海华山医院就医。经查,发现癌细胞再度转移,脑部已有多个肿瘤。医生表示,可以手术,但生命风险极大。她选择了保守治疗,到沈阳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做了两次伽马刀治疗。

       2022年2月4日,春寒料峭,学校召开“教代会”,她主动来了。除了更加消瘦之外,依旧爽朗明快,眼里放射着充满魅力的光芒。

       2月28日,邹芳芳上了新学期的第一次网课;3月10日,她用微信向任课教师索求教学课件,要把课备得再充分些;4月4日,在微信上转发了最后一篇文章,是学院党委书记王贤俊在辽宁高校“云端大思政课”的授课讲稿。

       为了减轻些痛苦,上好每节课,课前她都让家人给打一针甘露醇,帮她摆放好“讲桌”、电脑,按授课的姿态把她安顿好。

       4月8日,武晓霞查课时,发现邹芳芳住进了医院,把课搬到了医院的病床上。武晓霞哭了,说什么也不让她再上课了。她依旧平静地说:“我没事,放心,只是来复查一下,过两天就出院。”

       两天后,她真的出院了,又给另两个班级上了两次课。4月13日,她向同事询问怎样登录集体备课平台,要参加集体备课;4月17日,邹芳芳昏迷在电脑前,被送到医院抢救。5月14日,邹芳芳在昏迷中平静地离开了人间。

       “备好每一节课,上好每一堂课,真心对待每一个学生”

       生命有价,育人为本。肯超越平庸,最能决定一个人生命的深度。为人师,锤炼师功,不懈拼搏。

       邹芳芳2004年7月从大连大学物理系毕业,2006年7月从大连理工大学科技哲学专业获得硕士学位,同年8月应聘到大连艺术学院任教。对于跨学科专业领域任教的邹芳芳来说,站稳讲台是个严峻的挑战。

       入职初期,她排除一切干扰,齐头并进实施“三学计划”。向书本学,她一本接一本地读与思政课相关的书籍,补齐“知识储备差”“学科背景差”。向同事们学,无论是老教授还是新教师,她都虚心求教,听了教研室所有教师的课,请遍了教研室的所有教师听她试讲。向实践学,她把从书本和课堂学到的知识、经验,反复揣摩,内化于心;把对理论的阐释、事实的叙述、情感的表达、语言的运用、姿态的展现逐一练习,直到有神有形。

       大连艺术学院教授刘国辉说:“芳芳不放过任何一个请教学习的机会,不懈怠不自满,我俩是探讨教学问题的忘年交。”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学校新任教师鉴定性试讲中,专家教授充分肯定她具有当一名优秀教师的潜质,是难得的好苗子。

       思政课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关键课程,怎样上好思政课?邹芳芳把“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作为一直秉承的人师理念,把“备好每一节课,上好每一堂课,真心对待每一个学生”作为始终坚守的人师准则,立志当能够“传播知识、传播思想、传播真理,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新人”的思政课教师。

       她把老课当新课讲,每期授课都要充实新理论、新观点、新内容、新案例。开新课时,她都要反复打磨,“磨深”“磨透”“磨圆”“磨熟”后才上讲台。晚上她常在办公室关着灯“自述”,走着路也“心念耳闻”,甚至做家务时还听自己的讲课录音找瑕疵。

       她还跳过三级直接申报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那段时间,她没日没夜地学,还自费到校外参加辅导。在没有相关学科专业背景,也没有相应知识积淀的情况下,硬是靠着“不 怕累死”的拼劲,通过了严格考试,拿到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成为学校名副其实的“双师型”教师,为的就是把心理学专业知识引入思政课教学中,更准确地理解学生、引导学生。

       学生喜欢上她的课,把她的课作为一席思想的“盛宴”。学生们说:“邹老师的课视野开阔,有政治高度、理论深度,让我们极有兴趣。”“她对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成就的真切感受和准确认知,蕴含着她的理想追求,更是她对我们的期望和引领。”“她把晦涩难懂的知识点融进一个个小案例,让我们在轻松和谐的氛围中消化理解。”“她每次上课总是早早地来到教室,等着同学们;下课后,又耐心解答同学们的问题,直到最后才离开教室,有这样的老师,我们心里很踏实。”

       “盛夏一长养,秋实俱与成。”辛勤的耕耘,结出累累果实。邹芳芳多次被学校、大连市、辽宁省评为“优秀教师”“青年教师成才标兵”“优秀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在“思政课教学大赛”“‘三精彩’教学活动”“多媒体课件制作评比”等教学活动中获得10余个奖项。

       课堂教学越深入,她越是感悟到,要搞好教学,离不开科研的支撑引领;要当好人师,两手都要硬。

       大连艺术学院申请到了第一个国家级科研课题后,邹芳芳承担第一章《民办院校大学生思想现状的调查与研究》。她有灵气、很勤奋、肯吃苦,做了多方位的精细化调研,用大量的数据、翔实的材料、精辟的分析拿出了高质量的成果。

       大连艺术学院副校长宋延军这样评价她:“邹芳芳搞科研着了迷,不管是哪一级的课题,只要与教学有关、与人才培养有关她都申报,真有点‘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劲头。”

       “芳芳是离学生最近的老师,她了解学生,学生也信任她。”

       生命如火,放光释热。奉爱心善行,最能昭示一个人生命的温度。为人师,尊德尚义,不断践行。

       邹芳芳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父母都是本本分分的农民,一个姐姐早年患有白血病,全家靠种农田和饲养点家禽维持生计。一年的收入,维持生活都很紧巴,还得挤出一部分给姐姐治病。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邹芳芳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坚韧、节俭、勤奋、自强的种子,养成了忠善仁爱、重信守义、舍己助人、追求上进的优秀品质。

       父母回忆,邹芳芳小时候没有要过零花钱,也没有买过零食吃,穿的衣服都是最便宜或是大人的旧衣服改的。她懂得体谅父母,不跟别人家孩子攀比,还帮父母干农活,照顾生病的姐姐。

       上高中期间,邹芳芳一日三餐在学校食堂帮工换餐券,把生活费降到最低,硬撑着度过了三年时光。考上大学后,她带着舅舅家给的3000元入学,大学四年中再没有用过家里的钱。除享受学校困难生助学金,她还坚持勤工俭学,中午帮食堂给学生打饭,假期还在校内或校外兼职。

       到大连艺术学院任教后,姐姐去世,父母年事已高,家是她放不下的牵挂。暑假带孩子回家,白天换上衣服、戴上草帽头巾下地干活,俨然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晚上侍奉老人,照顾孩子,老人和孩子睡下后又拿起书本备课。假期,她在尽着女儿、母亲和教师的三重职责。“十一”长假,也是农家最忙的收获时节。她每年都回去忙上几天,返回时带上自家地里产的花生、地瓜、玉米等分享给同事们。

       丈夫跟她是小学、初中、高中同学,在外地承揽工程,在市外购置了几套住房,她不工作也衣食无忧。有孩子后,家庭负担加重,为了方便工作,她在大连开发区买了一套70平方米的小房子,离学校不到10分钟车程。得病后,丈夫多次劝她辞职,可她总是说:“喜欢上课的感觉,愿意当老师,愿意跟学生在一起。”丈夫爱她,更尊重她的选择。

       她心中时时装着集体。

       2019年学校秋季运动会,学院女子组4×100米接力少一个人,她主动报名参加。她奋力奔跑到终点,脸色苍白,蹲在地上很久没能起来。这时,距离她发现患病只有一个月。

学院领导回忆,10多年里她没有一次因个人原因不参加集体活动。2021年12月24日晚,学校组织观看反映师生抗疫先进事迹的原创舞台剧《拥抱·青春》。她在微信里得知这个消息,从家里打车到开发区大剧院全程观看了演出。她看到年逾古稀的学校党委书记王贤俊没有进食,靠打吊瓶撑着病体指挥全校抗疫的感人事迹时,被深深打动,泣不成声。此时,她是癌症晚期的危重病人。

       正值孕期的教师董娇出现流产先兆,她开上自家车,主动负责接送;教师宋鹤患上失眠症,她寻医问药,热心送上中医药方;她把自己的教案、资料、授课技巧、管理经验一股脑地倒给新教师刘宴铭,送他一步步走上讲台;她抱病陪教师申婷第一次去社区宣讲,给她当听众,让她找感觉;她视同事为亲人,在疫情封控时把年轻教师请到家里做客;她乐此不疲地拖地、打水、浇花、倒垃圾,快乐地承担着教研室几乎所有的勤务;她呵护着自己的家,深爱着自己的儿子,在病重时还带儿子去爬山锻炼,在病床上还投入身心精力给儿子作辅导;就连在昏迷后第一次醒来时,还让父亲帮她打卡,让领导和同事们放心她没有感染新冠……

       课上是老师,课下做朋友。

       大连艺术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原党总支书记、院长陈长东说:“芳芳是离学生最近的老师,她了解学生,学生也信任她。”她在下课时和微信中常说的一句话是“欢迎同学们跟我探讨问题”。她的宿舍是给学生释疑解惑的第二课堂,是为学生疏导症结的心理咨询室,是听学生倾诉喜乐忧伤的家……

       芳芳老师的离去,受伤害最大的是她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

       今年3月8日妇女节,老师让每个学生都给妈妈写封信,她的儿子没有写。放学回到家后,孩子给妈妈写了一封短信,信中这样写道:“尊敬的妈咪:如果上天给我一个愿望,哪怕只是一秒,哪怕只能和我一起读一会儿英语,那也是无比珍贵的,下一世我还是您儿。”她的儿子还在白纸上画了一个信封,用黑笔圈了边。信封上边的正中间写了一个大“奠”字,用黑框围着,黑框下方竖着画了一个破折号,破折号下面写着“致绝世好妈咪”。

       当学院书记拿出这封信时,在场的人都泪流满面。

       芳芳老师,你走时,校园樱花盛开,那是你燃烧的生命;值今日,校园繁花盛开,这是你化育的生机。


浏览量:413